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醫衛新南向產業e鏈結

:::

醫衛概況需求


印度醫衛產業概況與需求

  • 張貼日︰2020-09-03
  • 國家︰印度

一、基本概況

  印度公立醫療體系主要由中央或各邦之衛生主管機關管轄,由中央或地方政府負責設立;私立醫療體系則多由大型企業或個人經營。根據WHO數據顯示2018年時印度醫師和病人的比例為1:1167[1],接近WHO的建議標準(1:1100)。雖然醫護人力資源有所增加,但醫療資源分配的城鄉差距仍然存在。目前印度70%人口居住在鄉村地區,但他們只能獲得占全國30%的醫療資源[2]

  印度醫療體系按照地區人口規模可分為三級,包括:第一級的護理站(Sub-centers, SC)和初級保健中心(Primary health centers, PHC)、第二級的社區保健中心(Community health centers, CHC)和分區醫院(Sub-divisional Hospital),以及第三級的區醫院(District Hospital)與大型綜合性醫院與醫學院附設醫院。第一、二級主要為政府設立之公立醫院,第三級則多由私人籌設。私立醫療體系掌握大多數醫療資源占整體醫療支出之74%,且掌握全國約62.4%的病床[3]、80%的醫師、26%的護士與78%的救護車服務。目前印度政府醫療支出僅占整體GDP的1%,民眾醫療支出自付費用高達62%[4]。根據印度2017年〈國家衛生政策報告〉,印度政府希望於2025年以前增加政府醫療支出至整體GDP的2.5%,2015年並已規劃運用2,000億美元提升醫療設備品質,並在高等教育普設藥學專業科系。

資料來源:中經院2018年執行衛福部委託計畫
印度各級醫療體系圖

二、健康保險與社會福利制度

(一)健康保險

  印度健康保險建設相當緩慢,民眾自費醫療支出比例仍佔整體醫療支出的62%。印度政府對於醫療健康服務的支出僅佔GDP的1%[5],因此印度政府事實上相當難以維持公立醫療體系的基本設施,以適當符合人民的醫療需求。新興疾病的出現加上政府少額的醫療支出,健康保險恐為印度目前急需重新檢視的議題。

  印度目前主要實施的健康保險類型有四,包括:(1)「職工保險計畫」(Employees State Insurance Scheme, ESIS);(2)「中央政府健康制度」(Central Government Health Scheme, CGHS);(3)僅對生活在低於貧窮線之民眾提供的「國民健康保險制度」(Rashtriya Swasthya Bima Yojna, RSBY),以及;(4)「老年人健康保險制度」(Senior Citizen Health Insurance Scheme, SCHIS)。

1. ESIS以及CGHS保險

  ESIS與CGHS僅對少部分人提供。ESIS是目前印度政府唯一對職工提供之社會健康保險,保險費由邦政府、雇主與員工共同負擔。凡雇用員工在10人以上,員工每月薪資在21,000盧比以上者,雇主需為員工投保醫療、生產及受傷險,雇主負擔額為員工薪資的4.75%,員工負擔額為員工薪資的1.75%。倘若員工平均日薪在137盧比以下者,則員工無須繳納保險費。

  CGHS之提供對象主要為曾在印度中央政府機關服務之老年退休公務員及其配偶,提供其包括對抗療法、順勢療法,以及印度傳統醫療服務。本項計畫原僅在德里地區提供,目前已擴展至孟買、清奈、加爾各答、海德拉巴等地區。CGHS計畫內容包括居家照護、專科醫生諮詢、X光檢查、心電圖檢查、實驗室測試、住院治療、購買及配銷藥品、醫療教育之提供等服務。

2. RSBY保險

  RSBY計畫則為印度勞動及就業部(Ministry of Labour and Employment)根據《非組織勞動者社會保險法》(Unorganized Workers’ Social Security Act)於2008年所發起,目前轉由印度衛生及家庭福利部(MoHFW)所管轄。RSBY計劃主要原係為生活在低於貧窮線(BPL)之民眾提供健康保險服務,不過後來亦擴及至其他11種非組織勞動者類型(國家鄉村就業保證計畫(MGNREGA)勞動者、建築工人、家事幫傭、清潔工人、採礦工人、合格鐵路搬運工人、街邊攤販、捲菸草工人、人力車司機、拾荒者、汽車及計程車司機)。RSBY計畫由邦政府中介機構(State Nodal Agency, SNA)負責提出招標計畫,公立或私人保險公司均可參與競標,受益人則有權選擇至政府准許之第二級以下之公立或私立醫院接受醫療服務。在保險費負擔比例上,每一受益戶每年僅須繳納30盧比之註冊費/更新費,其餘費用由中央與邦政府各自負擔60%與40%。惟在查謨和克什米爾邦、喜馬拉雅地區各邦,以及其他聯邦直轄區,中央政府承擔90~100%的保險費用。

3. SCHIS保險

  印度政府為強化RSBY計畫的實施,於2016年4月起新設有SCHIS計畫,為60歲以上的長者提供健康保險服務。在SCHIS計畫之下,每一BPL或非組織勞動者類型家庭中,每一老年人均可享有SCHIS計畫之補助,包括每年上限為3萬盧比的住院費用。SCHIS計畫資金來源主要為印度社會正義暨救助部(Ministry of Social Justice and Empowerment)下設之「老年人福利基金」,不過每年預估每戶所額外產生之500盧比的保險費,則須由中央與邦政府各自分擔60%與40%的費用(惟在喜馬拉雅地區之東北各邦,中央與邦政府各自承擔90%與10%的保險費用)。

  在印度政府的十二五規畫(the 12th Five-Year Plan, 2012-2017年)之下,印度正致力於發展「全民健康覆蓋」(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UHC)計畫,確保所有民眾均可免費取得基本藥物及可負擔之醫療服務。在此計畫之下,邦政府必須提供充足的食物、醫療服務、潔淨的飲用水、適當公共衛生、健康相關資訊與教育。

(二)其他社會福利制度

  「印度國家健康計畫」(National Health Mission, NHM)之下主要有兩大子計畫,包括「國家鄉村健康計畫」(National Rural Health Mission, NRHM)與「國家都市健康計畫」(National Urban Health Mission, NUHM),其目的在於改善鄉村與都市醫療資源分配不均之問題、促進生育婦女、新生兒與青少年之健康,以及加強宣導傳染病及非傳染病之防治。NRHM計畫僅涵蓋人口為5萬名以下之地區,而NUHM計畫則涵蓋印度各邦主要都市、區域中心及其他人口約在3萬~5萬名以上之地區。另一方面,2013的「生育、婦女、新生兒、兒童及青少年計畫」(Reproductive, Maternal, Newborn,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RMNCH+A),則特別就生育婦女與孩童及青少年之健康提出具體規劃。

1. 國家鄉村健康計畫(NRHM)

  「國家鄉村健康計畫」(National Rural Health Mission, NRHM)始於2005年,計畫目標在於為鄉村地區人口提供公平、可負擔且具有品質的醫療服務,特別是希望降低婦女與兒童的死亡率。為此,NRHM計畫主要提供健康促進,以及疾病預防、治療、復健等全面性醫療照護服務。各項國家健康計畫如疫苗接種、结核病控制、麻瘋病消除、癌症控制等,基本上均已納入NRHM體系之下。換言之,NRHM為印度首度整合各項醫療照護項目之包裹式計畫,計畫透過提升醫療的公共支出、降低在健康基礎建設與醫療資源方面的城鄉差距,並整合各項國家計畫。特別是,為建立醫療地方分權(decentralization)制度,NRHM將加強各地區對醫療計畫的有效管理,使地方社區保健中心(CHC)轉型為符合特定標準的功能性醫院。NRHM的實施範圍為印度全國的農村地區,目前共有18個邦列為重點執行對象。

2. 國家都市健康計畫(NUHM)

  「國家都市健康計畫」(National Urban Health Mission, NUHM)始於2013年,計畫目標在於改善都市民眾的醫療健康,特別是都市貧窮人口和弱勢族群,為其提供都市初級保健中心(Urban-PHC)和都市社區保健中心(Urban-CHC)之服務。在此計畫之下,社會健康工作人員(ASHA)為都市貧民接洽醫療服務的重要管道。

3. 生育、婦女、新生兒、兒童及青少年計畫(RMNCH+A)

  早在1997年,印度即開始規畫「生育婦女及孩童健康計畫」(Reproductive and Child Health , RCH),希望提升婦女生育過程之安全性,並確保孕婦及新生兒之健康。第二階段的RCH(RCH-II)在2005年開始實施,計畫目的在於降低整體生育率、嬰兒死亡率和婦女死亡率。

  2013年印度政府進一步提出「生育、婦女、新生兒、兒童及青少年計畫」(Reproductive, Maternal, Newborn,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RMNCH+A),本次計畫特別深入檢視如何降低婦女與嬰兒死亡率之成因,以及如何有效對婦女及嬰兒提供醫療服務。與過去RCH、RCH-II較不同者,本計畫以著重婦女從產前到產後階段的生育健康,以及新生兒至青少年各階段的成長為主軸,特別有以下具體發展:(1)將青少年發展階段增列於本計畫之下;(2)將婦女及兒童健康與生育健康和其他事項進行連結分析,包括家庭計畫生育、青少年健康、愛滋病、性別議題、產前診斷技術;(3)提供家庭與社區良好的醫療設施服務;(4)確保轉診單位間的順暢運作。

三、醫療產業概況與需求分析

1. 醫療產業概況

  2019年印度約68%醫療設施集中於37個邦和中央直轄區中的其中7個[6],城鄉醫療水準差異極大;此外,印度醫院病床嚴重缺短,根據WHO於2017的統計數據顯示每10,000人中僅有5.3張病床[7]。而根據PWC Global統計,至少需要增加350萬個病床才能彌補缺口。

  另一方面,印度國內醫療器材約有75%仰賴進口,進口品項又集中在技術門檻較高之醫學影像(放射性 治療儀器)、牙醫器材、高階電子診療儀器、眼科儀器、骨科矯形義肢、外科消毒儀器等高端技術醫材,而印度當地業者則以製造低階醫療器材為主。印度醫療器材市場於2019年的市場規模約為110億美元,預期2025年將增長至500億美元[8]

  在藥品部分,印度本身能夠自製約90%國內所需藥品,國際藥品公司在印度藥品市場占有率約35%。進口產品多屬用於抗癌及治療心血管疾病等新藥品。印度處方箋藥品占所有藥品之八成。至於傳統藥物和草藥(阿育吠陀醫學)使用比例約為30%,由於印度政府於1970年起為扶持其本土藥廠,訂定許多利於本土藥廠發展的專利法與貿易政策,因此不利於外國藥廠在此方面之發展。

  2018年印度醫師和病人比例比為1:1167,專業醫療人力主要缺口在於偏鄉地區。根據印度衛生及家庭福利部(Ministry of Health & Family Welfare, MoHFW)的《農村健康統計報告2018-2019》(Rural Health Statistics 2018-2019)顯示印度全國社區保健中心(CHC)專科醫師人力不足比例之統計:外科醫師不足85.6%、婦產科醫師不足75%、內科醫師不足87.2%、小兒科醫師不足79.9%,整體CHC醫師不足比例為81.8%[9]。CHC作為印度第一級醫療機構的一級轉診單位,通常為配有內、外、婦、兒四大專科的專科層級醫院,不過專科醫師人數十分不足。

2. 醫療產業需求面向

  由於印度幅員遼闊,偏鄉地區醫療基礎建設不足,因此印度自2000年起即開始推展遠距醫療技術,由政府機關及醫療機構共同協力,提供包括遠距放射診斷、遠距醫療會診、遠距眼科醫療、遠距機器手術、遠距病理判讀等服務。目前遠距醫療已為印度成長最為快速的醫療相關產業之一。

印度公立醫療體系效率不彰,且在城鄉資源分配上有顯著差距;具負擔能力的病患因而轉向高收費的私立醫療體系求助。為此,印度政府近年來亦鬆綁外資限制,以便因應國內民眾的醫藥需求,並帶動印度國內醫療產業之發展及升級。近年外資也積極佈局印度醫療市場,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醫療企業Aster DM宣佈計劃投資近6,000萬美元於印度清奈建立一座擁有500張病床的專科醫院。另外,日本創投基金SBI Investment宣佈投資1,700萬美元予印度新創公司mfine,用作發展其人工智慧醫療服務[10]

  印度醫療器材市場需求約有75%仰賴進口,而印度當地業者則以製造低階醫療器材為主。由於醫療器材產品關稅較低,許多跨國企業雖已經營印度市場多年,卻多未在印度設置生產據點,僅以併購當地業者、設置行銷及物流營運處等方式經營印度市場。此外,印度公立醫療機構預算經費主要來自政府,由於看診民眾眾多,設備耗損極快,因此對醫療器材採購以價格為主要考量。相對的,私立醫療機構則以提供高品質的醫療設備與服務為主,因此主要自歐美引進包括影像檢測設備、生化檢測等在內之設備及耗材。

  根據2017年印度〈國家衛生政策報告〉,印度政府未來將考慮提高對醫學教育的經費支持、調整醫療專業人才之教育方針及考核方式,並強調醫學教育與醫療服務之結合。此外,印度政府將透過財政或非財政等誘因,如在偏鄉地區設立醫學院附設醫院,以便進一步充實醫療人力,使醫療教育結合在地需求 。印度近來也意識到醫藥與數位資訊系統結合的重要趨勢,包括電子醫療照護(eHealth)、行動醫療照護(mHealth)、穿戴式醫療裝置,以及如電子病歷(EMR)、電子健康紀錄(EHR)等醫療資訊系統的建置。對此,印度政府目前正規劃籌設國家數位醫療局(National Digital Health Authority),負責規劃運用數位醫療技術,並建置醫療資訊交換平台,整合公私立醫療機構及中央及各邦之間的醫病資訊。

3. 自我國及各國輸入醫衛產品概況

  印度近三年(2017至2019年)平均年進口醫衛產品金額為108.75億美元,前5大進口來源為歐盟(30.73%)、中國大陸(28.18%)、美國(13.99%)、新加坡(4.16%)、瑞士(3.92%),而我國排名第15,市佔率為0.63%。

     自醫衛新南向政策推動以來(2018年至2019年),印度自臺灣進口醫衛產品年平均金額為7,188萬美元,其中以藥品佔比較高,約六成,進口金額為4,278萬美元,較政策推動前(2016年至2017年)增加15.94%,不過臺灣在印度的市佔率微幅衰退0.05個百分點,降為0.7%,臺灣藥品在印度面對的平均關稅稅率為15.06%,關稅區間介於0%至30%,臺灣對印度出口最多的藥品類別為「原料藥」。相對來說,醫材占2018年至2019年印度醫衛產品自臺灣總進口之比重為四成(2,911萬美元),金額較政策推動前(2016年至2017年)增加14.34%,然臺灣在印度的市佔率亦微幅下滑0.05個百分點,降至0.54%,臺灣醫材在印度面對的平均關稅稅率為9.62%,外銷以「醫用化學製品」最多。

印度醫衛產品自臺灣進口概況表
產業 MFN稅率(%) 新南向政策推動前 新南向政策推動後 B較A變化
A.2016~2017年自臺灣平均進口 B.2018~2019年自臺灣平均進口
金額(百萬美元) 結構比(%) 市佔率(%) 金額(百萬美元) 結構比(%) 市佔率(%) 成長率(%) 市佔率(%)
醫衛產品合計 13.13 (0~30) 62.35 100.00 0.67 71.88 100.00 0.63 15.28 -0.05
藥品 15.06 (0~30) 36.90 59.17 0.75 42.78 59.51 0.70 15.94 -0.05
醫療器材 9.62 (0~20) 25.46 40.83 0.59 29.11 40.49 0.54 14.34 -0.05
資料來源:中經院2020年執行衛福部委託計畫。

回頁首